第5屆全國研究生研習營 
第5屆全國研究生研習營  活動花絮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開幕式】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本中心於2018年3月3日假臺灣大學文學院會議室舉辦「第五屆全國研究生研習營」。本研習營以『人文與社會科學的對話』為發展目標,其目的為增進對日本的認識並培育新一代日本研究者。本次是第五屆的舉辦,今年也邀請了文化、語學、經營等不同領域的著名學者,內容豐富多元。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新聞文化部松原一樹部長於開幕式致詞時,提及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可以說是一部車的兩個輪子,如能兩方面同時推動,將可從多方面來研究日本。期待今天能藉由此重要的議題進行非常有意義的討論。林立萍主任於閉幕式致詞時也勉勵各位學員除了自身研究的領域之外,也能透過此研習營接觸、認識人文與社會領域各種不同內容的課程。期許年輕學子們汲取各研究領域新知的同時,也能努力增進自我對日本之理解,將今日的學習成果反應在日後的研究上,促進日本研究之發展。
【文化領域】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主講人:高木博志(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講 題:「日本美術史」的成立與近代日本


  1889年,日本政府決定在東京、京都、奈良分別設立三所帝國博物館,其組織是參考歐洲的博物館而逐漸整備完成。1887年,東京美術學校成立,其第一任校長是由當時未滿30歲的岡倉天心出任。從引進歐美藝術史學家.費羅諾沙(Ernest Fenollosa,活躍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建立的美術理論開始,確立了日本「美術」的制度化,並以九鬼隆一(帝國博物館第一任總長)與岡倉天心等學者為中心,對近21萬件的文化財進行臨時全國寶物調查(1888年~1897年),包括類型、等級、年代、作者等,奠定了現今日本的「美術史」基本結構。
  岡倉天心在東京美術學校裡開授的「日本美術史」課堂中提倡了現在我們所知的日本文化時代區分,即:飛鳥文化—白鳳文化—天平文化—弘仁・貞觀文化—國風文化—鎌倉時代(1891年、《岡倉天心全集》4)的劃分方式。例如在古都奈良方面,舉凡以法隆寺釋迦三尊像作為代表,受到中國六朝文化影響的飛鳥文化;在法隆寺金堂壁畫中看見印度、希臘美術風格的白鳳文化;在國際色彩豐富的盛唐文化影響下製作出東大寺戒壇院四天王像、以及正倉院的玻璃工藝等代表性作品的天平文化,岡倉揭示了其具體的歷史認識。在古都京都開展的平安時代,前半是平安遷都(794年)後,密教的弘仁貞觀文化;後半則是「純粹的日本風格」構成的優美貴族文化大為興盛,繪師金岡、佛師定朝等藝術家輩出的國風文化。這個10世紀開始發展的國風文化,成為日本民族意識的基礎,並形塑了我等今日對京都的印象。此後在中日甲午戰後,民族主義萌發的1897年,制定了最早的文化財保護法「古寺社保存法」,首次確立國寶(National treasure)的概念。
  像這般古代到近代的時代劃分,美術史較歷史學更早一步確立。主要是因為在國際社會外交與博覽會等場合,訴諸視覺感受的美術品更能發揮強大的影響力之故。實際上「日本美術史」第一次成為活字印刷品,正是為了巴黎萬國博覽會編纂的《Histoire de L'art du Japon,1900》。構成這幅自畫像的並不是日語,而是法語。
  在課堂上,將討論19世紀起所提倡,歐洲各國文明均由希臘文明延伸出來的學說,如何影響日本衍生將奈良與希臘重疊看待的論述、並討論近代日本對中國文明的看法。亦即,從這個脈絡來思考近代日本中「古代」的意義。

【語學領域】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主講人:秋元美晴(惠泉女學園大學名譽教授)
講 題:形容詞的功用—以連用形的副詞用法為例-


  眾所周知,形容詞的功用主要有「裝定用法(修飾並限定名詞的用法)」與「述定用法(作為述語使用的用法)」,這方面的研究也頗多(如仁田(1998)、秋元(2015)等),而對於另一種主要作為限定修飾動詞述語之用法的研究並不多。
  本發表的目的在於從「併置」的觀點,使用「現代日本語書き言葉均衡コーパス」中「報紙」的核心資料,將其中以連用形來使用的頻率特別高的幾個形容詞如「大きい」、「強い」、「高い」、「厳しい」、「深い」等語彙,來重新考察它們的意義與功用。
  另,「併置(collocation)」雖有許多不同的定義,本回將採用Crystal (2008: 86) 的“the habitual co-occurrence of individual lexical items”(個別語彙項目的習慣共現性質)規範的定義來討論。
  上述形容詞連用形的副詞用法,主要是在修飾動詞述語,亦是副詞的主要功用。也就是說,形容詞的此一用法與副詞的用法是重疊的(cf. 日本語文法事典(2014:186))。以下面「大きく」的例子來看:

  (1) キャラクターや設定はもはや大きく変わりようがない。
  (2) 選挙結果は、各自治体のあり方にも大きく影響しそうだ。
  (3) ・・・再び原子力への信頼が大きく揺らいだことは間違いない。

  「大きく」是「大きい」的連用形副詞用法,除了原本形容詞的意思「容積,體積等數值為大」的意義以外,還多半包含了強調的意思在內。饒富趣味的一點是,「大きく」除了包含原本形容詞的意義以外,同時還包含了強調的意思。同時這類「併置」的方式,使該詞一方面維持其形容詞的意思,一方面也發展出強調的用法。因此可認為「大きく」並非無差別地,而是和反映形容詞「大きい」意義的動詞發揮共現的效果。不過,這種強調用法再進一步則會抽象化,不再那麼清楚反映形容詞的意義。結果,在強調用法的單獨先行之下,擴張了併置的範圍。這是由於藉由抽象化,而使得字面上的意思在過程中喪失,卻強化了其文法的功用。
  此外,如下例所示,有些詞並不常作為形容詞的原用法使用,而多以連用形的副詞用法出現。

  (4) ・・・弁当を持参する子もおり、9日後、やむなく全面中止を決めた。 

  本發表也分析「名大会話コーパス」的內容,同時考察書寫體與會話體間可見的連用形副詞用法所使用的形容詞間的差異。

【經營領域】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主講人:黃煇慶(逢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講 題:漫話今天的日本・明天的臺灣—掌握日系企業文化的入門關鍵


  派駐日本約20載,見證日本經濟盛衰及阪神及東日本兩次震災,感受日本經濟不振氛圍。但目睹災區難民所表現守法守紀、沉著冷靜等「日本精神」,令人佩服。2012年底,自民黨安倍晉三回鍋首相,推出「安倍經濟學」。臺日間,宛如《天下雜誌》第530期(2013/9/4)所指:「臺灣業者與日本合作…現在已經轉化成在臺灣或日本就地設廠或聯盟,讓人對臺日合作的未來充滿期待。」因此,活絡與日本企業來往,認識日本企業文化,實感必要。
  美學者James C. Abegglen在所著《The Japanese Factory》(1958)指出:日本社會存在「日本式經營」,提出「年功序列」、「終身雇用」、「企業內工會組織」;及「集團主義」,構成日本式經營的因素。該制度縱使被批評落伍保守,但觀今天日本企業為求生存,改絃更張經營策略,甚至引進歐美的成果、能力主義及派遣制度,惟已根深蒂固的年功社會,似難一夕間轉變。
  「關西經濟研究中心」曾於1992年對亞洲日系企業調查,發現臺灣、南韓及新加坡日系企業的經營管理,類似日本。在終身雇用方面,日、臺與新加坡最廣被採用。早稻田大學亞太研究所於2003及2007年對在臺日系企業調查。結果臺灣人經理以上幹部,已養成具備日本語能力、忍耐力、團隊精神以及細膩的理解能力等四種日本文化特質。
  《周刊AERA》2008年4月以「豊田職場革命」報導「不需要成果主義」,引發日本企業震撼。豊田汽車恢復「小集團式」,以期發揮傳統師徒團隊力量。因此日本企業著重向心力、人性價值以及團隊精神的傳承精神,深值我們認識研習。


  關鍵字詞: 日本式經營,年功序列、集團主義、職場革命

【公共行政領域】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主講人:林淑馨(國立臺北大學公共政策暨政策學系)
講 題:日本鐵路民營化與組織變革


  自從八○年代歐美福利國家出現嚴重的財政危機後,各國政府為了降低營運成本,提升經營效率,紛紛思索解決之道,而民營化、委託外包,甚或非營利組織即成為取代傳統政府供應並生產公共服務的政策主流。其中,由於民營化過程中,將會牽涉到事業體質的轉換、組織結構的重整、勞動條件的改變與工作環境的變化等,對民營化後的組織發展與員工福利有顯著的差異,因此,民營化對公營事業而言,可算是一種組織上的重大變革。本文以日本國鐵為例,藉由文獻分析與個案研究,從組織結構、組織文化與管理方式來觀察發現,民營化與組織變革實為一密不可分的關係,公營事業民營化與否,牽動著組織成員的心態與對組織的認知;而組織變革與否,也關係事業的效率與競爭力,特別是組織變革的內容更是直接影響事業的存續。倘若公營事業僅實施民營化,而缺乏組織變革,則事業可能因組織本身不合理的結構而受到牽制,難以發揮具體成效。反之,若公營事業僅進行組織變革而未實施民營化,則事業本身因受限於法規的約束,難以有大規模的變革,甚至組織成員的鐵飯碗心態恐也難以改變,致使改革最終流於失敗。

【國際關係領域】
日期:2018.3.3 | 單位:臺灣大學文學院日本研究中心
主講人:蔡明耀(中華民國外交部主任秘書)
講 題:當前東亞情勢與日美同盟


  由於地緣上的相鄰和歷史脈絡的交互關係,臺灣和日本之間存在緊密連結。根據調查,臺灣人和日本人皆對彼此抱持親近感,並樂意前往對方國家旅遊。欲進一步瞭解當前臺日關係,必須將兩國互動置於東亞情勢和日美同盟的框架下加以探討。
  整體而言,東亞的安全情勢圍繞北韓問題和臺海問題。隨著北韓開發核武及試射洲際飛彈,引起美中日韓等國強烈的擔憂。雖然北韓姿態強硬,但由於作為北韓主要經濟來源的中國同樣不樂見北韓持有核子武力,因此支持聯合國經濟制裁北韓。戰爭很可怕,在無絕對優勢及把握下,相關各方仍以維持現狀為優先。短期內應無直接爆發戰爭的可能。在東亞區域政治情勢方面,主要憂慮是日韓矛盾問題。新上任的文在寅總統對日態度依舊模糊,但為了解決北韓核武問題,日韓兩國關係不至於徹底決裂。經濟情勢方面,則必須仰賴穩定政治情勢才能有所發展。未來東亞情勢仍是各方注目的焦點。
  以個別國家角度而言,各國皆致力於採取最大化自身國家利益的政策。過去獨霸全球的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後經濟受到拖累。面對恐怖攻擊和平安的威脅,美國要求各區域的盟國承擔更多責任,沒有免費的安全列車。美國成功促使在東亞最為堅定的盟友日本修法,使自衛隊能負擔更多維和任務。面對美日兩國在東亞的牽制,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並籌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尋求主導地位。而為了避免中國將南海內海化,日美提出印太戰略確保航行自由。美日中等國在亞太地區的競合牽動區域的發展。
  綜上所述,東亞情勢不論是在安全、政治、經濟層面的任何變化,皆牽動著臺日關係的走向。臺灣應致力於謀求與日本的經濟合作,並促進兩國人事文化交流。兩國人民情感友好,無疑是兩國關係最大的保障。臺灣若能堅守民主價值理念,與美日等國相連結,便能降低來自中國的壓力與統一的威脅,而能維持自身安定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