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村剛史講演活動
吉村剛史講演活動 活動花絮
日期:2016.12.09 | 單位:臺灣大學日本研究中心
   

   

   
吉村剛史講演活動
日期:2016.12.09 | 單位:臺灣大學日本研究中心
台灣、中國,以及日本—從秘史的角度思考三者關係
摘 要
  在人類歷史的暗處,總是脫離不了藥物的陰影。鹽巴、砂糖、胡椒、酒、香菸、茶、咖啡等調味料或嗜好品的延長線上,是古柯鹼或大麻、鴉片等的存在。

  在東亞,英國與清廷之間的不平等貿易而引發了鴉片戰爭(1840~42),此後鴉片問題也長久困擾著清廷與中國。

  另一方面,甲午戰爭(1894~95)結束後中日簽訂馬關條約,清廷割讓台灣給日本。接收台灣的日本雖企圖將台灣作為富國強兵的踏板、糧食增產的據點,但當時的台灣存在著大量鴉片中毒患者的困境卻橫擺於前。

  對此問題,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實施鴉片專賣制度,採用漸進政策的手法抑制鴉片吸食人數,但同時也不得不給予「藥用鴉片」給鴉片中毒患者。

  購買來自當時世界大國――英國的印度.波斯產鴉片,將造成大量的外幣流失。日本為避免此情況發生,接納了自江戶時代起,有栽培罌粟花實作經驗,位於大阪的三島郡福井村(現茨木市)的農業專家――二反長音藏的建言,決定選擇自給自足之道。

  鴉片可進一步精煉成嗎啡,甚至是海洛因。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罌粟因為可作成止痛藥,成為重要的軍需物資。台灣的鴉片中毒患者在日治時期的50年間雖幾乎根絕,但日本的罌粟種植卻伴隨著時代的需求而逕自發展,達到世界屈指可數的規模。

  此外,中國的軍閥之間也有鴉片的利益爭奪,他們將鴉片作為內戰資金,藉此來擴大自身的勢力。

  我將以台灣為主軸,並跨及日本與中國,介紹從鴉片所見的近代史。